陕西,如何靠文学影视文旅树立招牌?

6月可谓是国产电影的低谷,7部国产片在口碑以及票房上均不尽如人意。而其中一部讲述黄河流域民俗的纪录片《大河唱》虽然观看人数不多,却得到了8.0的高分。这部以西北、陕北的秦腔、花儿传唱者为主人公的音乐电影,让大家看到中国西北这一方水土孕育的独特民风、民俗以及艺术形式。

其实以地域文化为特色电视剧、电影历来有之。北京《大宅门》、山西《乔家大院》、东北《乡村爱情》、陕西《白鹿原》等电视剧有着浓浓的地域特色。今年热播的《都挺好》《芝麻胡同》《老中医》就分别发生在苏州、北京和上海。

“地域特色”明显的剧集更有时代特征,这为当下现实主义风潮下,提供了更多选择的可能性。同时,这些剧集大部分都是由文学IP改编而来,当具有区域特色的文化火起来,如何进一步开发也成为了当地文旅发展的课题。

中国34个省级行政区各具特色,我们将持续关注地域特色的IP产业发展,此次将以“陕西”为例,探讨地域文影联动,如何为文化产业注入鲜活的血液,同时带动地方文化发展。

影视:

“地域文化”的最强宣传员

对于很多现代剧来说,剧情发生地基本集中在北京、上海这样的大城市。观众会发现即便换一个地点,往往并不影响剧集的性质。

而从近年来热播的《情满四合院》《白鹿原》《芝麻胡同》《都挺好》《老中医》等几部电视剧来看,地域特征的呈现绝对是其加分项。山西《乔家大院》的晋中一代的建筑成就和民情风俗,东北《刘老根》《乡村爱情》的独有的乡土氛围和环境,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《情满四合院》《芝麻胡同》中老北京典型建筑“四合院”的生活等都非常典型且具有时代特征。

在所有地域元素中,陕西元素可以说是香饽饽,众多剧集、电影都青睐于陕西方言、在陕西特色地标性建筑地进行拍摄,这与陕西深厚的文化积淀以及独特的民风有关。同时在影视作品中的呈现,让陕西文化以更新丰富的形式呈现出来。

其中陕西方言可以说是影视剧的宠儿,《武林外传》中的佟湘玉绝对是陕西人的典型代表,正是因为佟老板,很多人才知道,原来陕西话也可以说的这样婉转动听;《关中匪事》片尾曲一度成为陕西的代表歌谣: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...熟悉的旋律,搭配朗朗上口的陕西话,别有一番风情。

陕西话作为三秦文化载体,蕴含着其他方言难以企及的厚重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感。在张艺谋的电影《长城》中,全体戍边将士身披铠甲,列队长城之上唱秦腔的场面令人震撼。

在电视剧当中,无论是年代剧,还是古装剧,陕西元素应用随手拈来。由孙俪、陈晓领衔主演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,是根据陕西首富盐商的故事为基础创作的作品,电视剧中从肉夹馍,扯面,凉皮,羊肉泡馍到甄糕,随处可见典型的陕西元素。

电影同样是这样,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电影《人生》《活着》到去年引起热议的青春成长片《狗十三》均是取材于西安周边,尤其《白鹿原》从电视剧到电影的拍摄,带动了“白鹿原”这个区域的文化旅游产业,让关中平原在经历时代巨变下,人们的生活风俗展现在人们的眼前。

此外,从电影中我们不难发现,取材于西安或者陕西其他地区的故事,也大多讲述“小人物”的故事。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中陕北农村的贫困女孩翠巧、张艺谋的《秋菊打官司》中农村妇女秋菊,以及《盲山》《走着瞧》《高兴》《最爱》等影片,无一不是以西北农村中小人物为主要表现对象。

“小人物,大时代”这也正是现实主义的精髓所在,具有地域特色的作品成为现实主义的一大重要来源。

此外,陕西延安等作为革命圣地,革命以及军旅题材的作品也成为陕西影视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围绕陕西革命发生的故事的作品《王大花的革命生涯》《历史永远铭记》《兵出潼关》《边关烽火情》等,曾在央视黄金时段播出。《毛泽东三兄弟》《长征大会师》《遵义会议》《红旗漫卷西风》具有显著时代特征的作品,展现了党史国史上的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,在这方面,陕西具有独特的地缘和历史优势。

文学:

从土地长出的现实主义,

还有哪些可挖掘?

同时,我们不难发现,在众多“陕西元素”影视作品中,为大家所熟知的作品,如《白鹿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等均是陕西作家的作品改编而来。这并不是偶然。

陕西作为文化重地,是文学大省。从杜鹏程的《保卫延安》、柳青的《创业史》开始,陕西又相继走出了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、高建群等一批有影响力的作家,截止目前举办了九届的矛盾文学奖,陕西作家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曾以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白鹿原》《秦腔》作品分别斩获,可谓收获颇丰。

这些优秀作品,为影视剧、话剧、戏剧、歌剧等其他艺术提供了丰富的二度创作的“矿藏”。

我们发现,在陕西本土作品影视化中,路遥、陈忠实以及贾平凹的作品改编最多,也比较集中。《白鹿原》就有多个版本的电视剧集和电影,同时还被改编成连环画、话剧等。路遥的《平凡的世界》1990年就被拍成电视剧,而后在2015年由王雷,佟丽娅,袁弘,李小萌等主演的新版《平凡的世界》同样口碑不俗。

只有从小生长在一片土地上,与它同呼吸共命运,也才能写出最真实的家乡。当这种从土地里生长出来的作品改编为影视剧、话剧、戏剧等艺术形式,能够很好地将传统文化融汇于荧屏之中,将陕西这一地区生活的人们的风土民俗以及生活状态传达出来。

电视剧版《白鹿原》中秦海璐扮演的仙草做的一手的好面。在仙草刚到白家的时候,给白家一家人做的热气腾腾的面条就火速“笼络”了人心。有网友曾说:“秦海璐做的一碗油泼面简直绝了,滚烫的菜子油浇在裤带面的葱花和辣椒上,这就是舌尖上的白鹿原啊。电视剧中中吃油泼面的情景,也成为电视剧的名场面,让“陕西油泼面”这一地方美食高调出圈。

那么除了目前已经影视化的IP之外,陕西文学还有可挖掘的作品吗?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。就上图来看,陕西三大家的作品,也只是少数被改编,陈忠实作品的影视化还主要集中在《白鹿原》,路遥代表作《平凡的世界》有两版剧的改编,其他作品还远远未被挖掘。

2016年陈忠实先生去世,按照《著作权法》,如今的作品版权应该在儿子陈海力全权管理。但具体还需查证。

贾平凹也主要聚集在早期作品,其令人关注的《废都》《秦腔》等众多名著情况如何呢?我们了解到,贾平凹作品《废都》2009年解禁,被争抢版权,最终卖了100万。《秦腔》改编也在进行中。贾平凹其他作品的影视版权主要由贾平凹文学艺术研究院管理。目前还有多部长篇以及中长篇作品并未进行影视化改编。

在已经卖出去的版权当中,西安作家协会主席吴克敬则是“最多”的一个,他曾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有17部自己的作品都卖出了影视改编权,最贵的是《状元羊》,版权费10万,其他都是八九万,其中《羞涩的火焰》改编成的电影《羞涩》,已经被央视电影频道买走了。

我们从陕西作家网站中统计,目前记录在册的作家有88名,从前十二名作家可以看出,其代表作也均是基于陕西当地的人文历史进行创作的严肃文学作品,并获得各大主流文学奖项。

文影联动:

小镇难落地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

陕西有丰富的历史文化,仅就秦、汉、唐三朝就为这里留下了宝贵的资源,尤其西安更是一座历史文化古都。其旅游本身就具有很强的吸引力,但在其当地文化影视非常繁荣的当下,文学名人、影视作品与旅游的集合也成为城市发展的重要课题。

基于文化符合,白鹿原影视城、诸葛古镇、中国·周原、文安驿、黄河壶口、四海唐人街、丝路风情城、延安圣地河谷等一批践行文旅融合的重大项目落成。

陕旅集团公司副总经理、陕旅影视公司执行董事王汉琳曾说,“我们希望通过‘影视+文化’、‘影视+旅游’、‘影视+科技’等多元形式,坚持创新驱动战略,努力探索中国电影发展的蓝海。”

不过影视文旅的落地并不容易。

2017年,随着电视剧《白鹿原》热播,白鹿原这个独具西安特色的文化IP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,白鹿原相关文旅项目迅速搭建起来。据我们了解,在200多平方公里的白鹿原上就分布了至少6家以“白鹿原”为主题的特色乡村旅游项目。

这些项目无一不将白鹿原文化作为卖点,游客实际体验后却发现,这些大都是以古建筑为特征,景区文化元素基本雷同——主营业务都是陕西小吃。在最开始人流还是非常可观的,但是随着影视剧集影响力的减弱,这个项目就门可罗雀了。

这并不是陕西这个地区文旅面对的问题,其实很多影视项目的文旅都存在着落地难、生命周期短现象。2019年家庭现实主义题材剧《都挺好》热播后,剧中“苏家老宅”苏州市同德里7号民居、“食荤者”原型翰尔园饭店等更是成为网红打卡地。但因为周边服务设置也还并不完善,同时这些打卡地并没有进行“影视卖点”运作,五一、端午假期之后,这些地方也就门可罗雀。

据西安文旅产业相关人员表示,陕西拥有文化名人、被影视放大的独特的文化符号,然而如何将其链接,打通文影游联动,仍然需要长时间的探索,才能做到。我们也期待,在地域独树一帜的陕西,能找到文影旅联动的新路径。

结语

今年“现实主义”无疑是影视风向和主流,各大影视公司和制作公司也在寻找现实主义故事,而原创剧本确实耗时耗力,落地周期非常长。因此,市场非常需要现实主义IP,其中严肃文学作品是重要的现实主义故事来源。

我们今天梳理了地域文化明显的“陕西”影视作品以及文学IP的情况,也希望能给更多影视公司以参考。我们并不缺现实主义故事,他们在每一个民族、每个区域的伟大的文学作品中。

电影资讯

有用 (4)

评论加载中...